顾沉屿

有几多纷争最终放下。

看了无数遍。

云深:

我%&*#*#
(原地死亡)
因为是空间看到的所以刚开始发的时候不知道原出处嗷,转侵删
微博@沈从良

😭我会勇敢的!去和喜欢的太太说话🌸


没粮号:

  


  


 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。


  


 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?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。


  “她好厉害,好棒!”朋友很落寞,“我…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。”


  


  先不说别的,你的推荐和肯定,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,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 不难啊,写文的只要有手机,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,画手只需要纸笔,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 难啊,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,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,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,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,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。会熬夜,会忘记吃饭,会脱发,会伤身体。


  


 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。


  


 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,熬夜对皮肤不好,久坐对身体不好,从身体方面来说,弊大于利。


  


  而这些,小太太们都知道。


  


 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,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。


  


  


 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?


 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?脑洞怎么这么妙?图画怎么能这么美?镜头感怎么这么棒?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?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?排版怎么这么厉害?还能这么操作?


  于是高声大呼:“神仙太太啊!”


  


  最初的最初,我以为“神仙太太”这个词是过度赞誉,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,然后又递上了右脸。


  


 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。


  


  我很清楚,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,但是,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。


  你用文字,用图画,用视频……


 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,而被你影响的我,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,看着你排山倒海,腾云驾雾,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,楼台高起,星罗密布,万物复苏……(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,但这是实话)


  


 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,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,于是我欢呼雀跃,手舞足蹈。


  满心崇拜,满是喜爱和感谢。


  


  其实,每一句“神仙太太”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“我爱你。”


  真的,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,心里想的是这个。


  


  喊完之后呢?


  不同领域还好些,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,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:我是垃圾吧?我怎么这么差?没人喜欢我吧?我果然是垃圾吧?还要不要撑下去?


  


  撑啊!为什么不撑?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,为什么不撑?


  


  不撑了吧,都没人看,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,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,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。


  


  可还是会不甘心,想一起玩儿啊。


  


 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,你就会发现:咦,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,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~


 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,她现在还有哦,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,她也会很羡慕。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,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。


  


  


  


  和朋友聊起来,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?什么才是动力呢?


  


  评论,点赞,推荐,就算是一大堆: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也能看好几次。


  


 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,每次产粮,不论有没有求评论,其实都有句潜台词: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。


 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:和我说话吧,和我一起玩儿吧,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~


  


 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,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,哪怕只是个表情。


 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,温暖的,柔和的。


 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,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,评论里面。


  


  


  


  但有些时候,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,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!


  你会想:会不会觉得我烦?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?很尬?T_T


  她也会想: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?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?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?〒_〒


 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,小心翼翼对待对方:可能你不知道,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~你好棒的~
        这样患得患失,被对方轻易影响,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?


  其实说一大堆,就一个请求:小天使们,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,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,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。在她们自我怀疑,妄自菲薄的时候,你的一个小红心,一句“我喜欢你”能点亮她一个世界,你也是她的神仙啊。


       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:我给你支持,你给我庇护。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,寻求片刻安宁。小憩之后,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。


  你可能喜欢窥屏,习惯无声支持,不过点个小红心,留个小脚印并不难,试试?


  


  


  最后,我知道你在看,你真的很棒!会羡慕会自卑,只有一个原因: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,这是好事儿哦~


  


  
***  加一句,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,别怀疑,她是在跟你表白!😘
  
*** 不用特意问,可以转载的,我的荣幸😊
  

【獒龙】无题【二】

没写完的存档。

无题【一】

*AU设定,校园师生(2)
*文力有限,ooc请大家多多担待qwq
*欢迎小伙伴们勾搭评论: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三】

张继科这两天突发奇想,找了本现代诗集研究,整日爱不释手。虽说具体内容真看不太明白,但诗里的氛围意境还挺值得回味。本来打算自己创作几首,可惜怎么挤牙膏都挤不出几个显得有文化有深度的词儿。张继科思来想去,全赖最近没灵感,为了伟大的艺术创作,他干脆逃了两天课去街上闲逛。

结果除了被大中午的太阳晒得睁不开眼外基本没成效,反倒是一身黏腻的汗弄得张继科分外不自在。

此刻张继科正木着脸在街上晃荡,已是放学的点,路上全是穿校服背书包的学生,过不了几天就是分班考试,不少人行色匆匆。张继科为了不让秦婆逮着他逃学,也是全身校服,混在里面像模像样的。

身后的道哥摇头摆尾地跟在张继科身后,像团白色毛绒球,净撒着欢往他腿上撞。张继科蹲下来揉它头顶蓬松的毛,又在它小爪子上戳了几下。道哥立马抬起前爪扑进张继科怀里,喉咙里滚过短促而兴奋的轻吠。张继科不理会道哥想要抱抱的举动,低声呵斥:“站好了!”

站起身向街对面的小超市走,走出几步回头看,道哥耷拉着小脑袋老老实实地蹲在原地,身后的小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甩着。张继科觉得好笑,却还是不动声色。

买好运动饮料出来,张继科远远地就看见道哥晃动得起劲儿的小尾巴,有些纳闷,走近一看,有个年纪轻轻的男人蹲在它面前逗它玩,碎发下露出的脖颈白皙得晃眼。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顺着毛捋道哥的背,道哥则亲昵地蹭着他修长的手指。

张继科看着眼前和谐的画面,心里一阵异样。道哥以往是只认他的,偶尔别人逗弄,它的架子都大得很,不稀罕搭理。

张继科走过去默不作声地看着,没想打扰这个温情的场景,不料那人像是察觉到什么,抬头撞上张继科的视线,连忙站起身歉意地笑:“你是它的主人吧?不好意思,我以为……”

“没事。”张继科冷不丁出声打断他即将出口的解释,目光不太明显地从眼前的男人高挺的鼻梁扫到自然上翘的唇角。

这人长得挺好看的,张继科敛了视线,心想。

【四】

马龙初来乍到,还没安排课,一来是为了给马龙时间熟悉环境,二来分班考试还没考,还没有将各班级打乱重新调整。虽说按理马龙可以待在家里休息,但他把校长的好意看在眼里,还是照常去学校报道。

马龙现在俨然是学校里的名人,偶尔有小姑娘鬼鬼祟祟地在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,被其他老师打趣说,小马老师上了几天班,班里常年不见人影的女生都争先恐后地上赶着来问题。马龙怪不好意思,从洗手间出来前仔细看看镜子,很是纳闷,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的,这么平淡无奇的相貌,怎么偏偏有人觉得好看?

想想也便作罢,只要看着不娘,怎样都没事。

出了校门,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小超市。

关于初恋。

*ooc,圈地自萌,请勿上升。
*旧文搬运,杂食不更新动物,请慎fo。

远远听到门口传来的争执声,张艺兴清亮的声线分外抓耳。吴亦凡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。

张艺兴又是一件白背心就瞎逛荡,裸露出来的大片肌肤细腻白皙得不像话,背对着他的肩膀僵直,有些防备拘谨的架势,说出来的话已经带了些许不快,没有平日惯常的黏软口音,刻意的字正腔圆竟真的挺能唬人。

“我都说过好几遍了,你怎么还来呀?”

对面站着的男人身形高大,却愣是矮一头似的,沮丧地耷拉着头,微微佝偻着背,盯着张艺兴的目光却灼热得仿佛电光火石间就能把他烧成烤全羊。

吴亦凡眯眯眼睛,仔细辨认着那张看上去就很名贵的脸。高鼻深目,眉宇英挺,略微西化的长相,再加上左耳上那颗招摇的耳钉,他几乎一瞬间就确定了这人的身份。

前几天还在网上看到粉丝们讨论这“又一个”被张艺兴招蜂引蝶体质招来的追求者,鉴于这哥们自身条件太好,又锲而不舍地蹲了两周,很快就成为了近期八卦闲聊的热点。

那男人有些局促地拽了拽衣角,说话语气俨然已是哀求:“艺兴,你就再考虑考虑吧,起码让我请你吃顿饭啊。”

张艺兴原本是个心软的性子,看不得人低声下气地求,可一连这么多天,每天都来这么一出拉扯纠缠,天大的耐心也该耗尽了。

张艺兴拉下脸,一句“我根本就不喜欢男人”还没脱口,对面的男人又伸出手想抓他的胳膊,他急忙闪躲,动作过猛险些摔倒。重心不稳时,突然被人从后面揽住了腰,借力撑了起来。

“谢谢啊……”张艺兴半窘迫半感激地回头,一看是吴亦凡,道谢的话在嘴边转悠了一圈又咽回肚子,有些心虚地想刚才的事被看去多少。

说不清为什么,他就是不太想让吴亦凡知道这事。

吴亦凡一米八八的身高着实压迫感十足,那人见了他脸色骤然变化,混杂着不甘示弱和嫉妒的视线下移,在他还扶着张艺兴腰的手上停留了一下。

吴亦凡心里好笑,不着痕迹地又把张艺兴往怀里带了点,果不其然换来那人攻击性意味极强的瞪视。

张艺兴对这些暗流涌动浑然不觉,只想着快些把这人打发走,可那句不喜欢男人现下却如鲠在喉,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。他有些焦躁地舔舔干裂泛白的下唇,没心情再斗智斗勇,只得软下态度商量似的应付道:“下次再说,你今天先回去行吗?”

男人闻言并无意外,深深地看了一眼貌似事不关己的吴亦凡,转过脸神色讨好顺从:“那你好好休息,别太累了。我下次再来看你。”

待那人走远,吴亦凡才若无其事地把手插回裤兜,扬扬下巴道:“走了。”

张艺兴跟在他旁边,晃晃悠悠地颠步子,边走边问:“哎,今天吃什么啊?”

两人去了家没吃过的小吃店,吴亦凡低头研究菜单,张艺兴无所事事地左顾右盼,在桌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踢脚尖玩。

店里人不少,老板穿梭在桌椅板凳和攒动人头间,张艺兴叫了好几次都被淹没在谈天说地的人声里。吴亦凡拍拍他示意他稍安勿躁,随口问:“你吃什么?”

张艺兴装模作样地凑过去脑袋,映入眼帘密密麻麻的韩文如预想的看不太懂,索性挥手道:“你要的给我来一份就行了。”

吴亦凡像是早就猜到了,拿起菜单找老板沟通去了。

菜还没上的等待时间,张艺兴和吴亦凡大眼瞪小眼,却也不觉尴尬。犹豫半晌,张艺兴开口道:“刚刚那个人……”

“嗯。”吴亦凡点点头示意在听,黑沉的眼睛轻描淡写地瞟了他一下。

张艺兴有些被这人漠不关心的态度打击到,原本踌躇紧张的心情全飞到九霄云外,小奶音不满得一波三折:“你怎么这——样?我不说咯。”

吴亦凡眼带笑意,刻意要逗逗人玩:“我哪样了?不就是又一个追你的,难道这个比较特殊,有发展的可能?”

张艺兴被噎得说不出话,气哼哼地瘪了瘪嘴,尾音拐得上天入地:“是啊,毕竟人家又帅,又有钱,还痴情,简直就是男主角标配嘛。”

吴亦凡戳戳他的胳膊,说出来的话理直气壮得不得了:“你这么说,我才更男主角一点吧,你怎么不考虑我呢?”

张艺兴的心猛地一提,着急慌忙地也不知自己在扯什么皮:“人家可是混血,比你帅多了。”

吴亦凡露出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,瞪大眼睛道:“不是吧,你这话说得是不是有点违心了啊。”

张艺兴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,端详着对面人无可挑剔的脸,一时语塞。

算了,颜控也是有原则底线的。那个什么好像叫Steven的是真帅,可是和吴亦凡也是真没法比。

尽管已经来了半年,张艺兴还是吃不惯韩式料理,拿着筷子蔫蔫地戳盘里的生菜,戳得千疮百孔。

吴亦凡在对面吃得正欢快,他嘴小,吃东西总比别人看着斯文,慢腾腾的悠哉架势倒像是在看他笑话。

张艺兴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,丢了筷子就要上手捏他鼓鼓的腮帮子,被灵活避过。

“好好吃你的。”吴亦凡说。

“不吃了。”张艺兴不知道在和谁赌气,总之今天晚上吴亦凡就是让他看不顺眼,那种置身事外的态度弄得他不甘又生气。

莫名其妙的情绪。

吴亦凡扑哧一声就笑了,再自然不过地伸手过来拉他,张艺兴触电般把手缩到桌下,又警惕地把两只手都藏在背后。

吴亦凡见状,很不走心地压了压嘴角,眼里还是笑意满满:“小朋友,你多大了,幼稚不啊?”

张艺兴憋闷地看了他一眼,不知该怎么接话,索性继续装腔作势摆脸色,却犹豫起来,怎么才能不动声色地把手放回去而不显得他怂呢?

吴亦凡用膝盖轻轻撞了下张艺兴的,挑挑眉说:“多吃点吧,这儿就这么些吃的,别挑了,小心半夜饿得睡不着。”

张艺兴其实也就是象征性闹个脾气,也没打算真的任那些食物被糟蹋浪费掉,如今有了台阶下,就磨磨蹭蹭地捡回筷子,刚准备夹,一个小年糕就伸到他面前。

吴亦凡拿筷子戳着喂到他嘴边,见他抬头,晃晃手腕示意。

张艺兴啊呜一口咬掉半个,吴亦凡就握着筷子转个向,吃了剩下的半个。

张艺兴看着他顺理成章的姿势,嚼着的年糕还没咽下去,就捂着嘴笑了起来,心情突然大好。

吴亦凡看了他一眼,也笑了,又悄悄地怼了一下张艺兴的膝盖,问:“你笑什么呢。”

张艺兴不服气地怼回去:“那你笑什么呢!”

吴亦凡又怼:“我没笑啊。”

张艺兴继续怼:“那我也没笑!”

吴亦凡接着怼:“那你刚干什么呢?”

张艺兴正要实打实地再怼他一下,吴亦凡突然弯下腰,捂住他的膝盖,委屈兮兮地看他,“别撞了,我膝盖都疼了。”

张艺兴笑得乐不可支,吴亦凡放在他膝盖上的手警告似的捏了一下,拿筷子的手又夹起一片生菜送到他跟前。

张艺兴啊呜一口,咬住筷头不松口了。

吴亦凡无奈道:“吃不吃了还,松口。”

张艺兴摇摇头,口齿含糊道:“你先松手,别抓着我腿。”

吴亦凡叹气妥协,捞上来的手顺势恶狠狠地掐了一下张艺兴的脸,张艺兴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砰地发射膝盖。

“嗷!”两个人同时叫出声来。

回家的路上,吴亦凡和张艺兴并排走着,快到宿舍就意味着马上分道扬镳。张艺兴兔子似的往前一跳,刚回过头,手就被拉住了。

他瞪大眼睛,说话有些不自觉的结巴卡壳:“你……干,干嘛?”

吴亦凡明显也愣住了,jpg了两秒,像是要掩饰尴尬别扭似的重重“嗨”了一声,手指却已经滑进对方的指缝里,慢悠悠地往前拽:“没事干,和你遛到你们宿舍门口。”

张艺兴没再接话,两个并排的影子忽长忽短,昏暗的路灯下两对烧得通红的耳朵,鼓噪喧嚣的心跳声分不清你我,夹杂着快飙到一百八十迈。

就这样走到门口,手心都是湿漉漉的汗,张艺兴低着的头终于敢抬起来一点,眼神却还是在自己的鞋上飘忽游弋,似真半假地抱怨:“我都出汗了……”

吴亦凡像是突然对路旁的树枝产生了浓厚兴趣,侧着身子研究起来,闻言连忙接话,太着急以至于声音都有些磕绊走调:“那,那明天我带点纸?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吴亦凡挂不住面子地咳了一声,轻轻地捏捏和自己十指相扣的小手,声音也轻轻的:“你回去吧,我走了。”

张艺兴“哦”了一声胡乱答应,心里蹦蹦跳跳着好几百只兔子,吴亦凡刚一松手,他就像被松开尾巴似的没头没脑地乱撞,蹿出好远。

等张艺兴回过头,看见吴亦凡还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地望向他。

他忽然热血上头,远远地把手举过头顶比了个心,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又臊得满面通红,装模作样地甩胳膊蹬腿,喊道:“我走啦!”

吴亦凡冲他挥挥手,也喊道:“明天!记得等我啊!”

“知道啦!”张艺兴转身,这回蹿得更快,一转眼就没影了。

吴亦凡笑了几声,惊觉自己笑得又傻又痴呆,就手忙脚乱地按捺住了,没走出几步,又笑了起来。

“啪”地一声,他捂住自己的额头。

没治了。

无题罢了。

久违地翻出《同路人》的视频看了一遍。

内心平静又安宁。

关上手机看窗外高速飞逝的风景,却发现眼泪竟不知不觉淌了下来。

介绍粉种DAY 1

闲得没事记录下追星几大粉种心理。今天的主题是:旁友,你听说过……泥塑粉吗👀

举例:

看视频说话。

他与生俱来便那么矜贵高傲,像上天精心打造的一件绝美的艺术品,不必也不应被凡尘俗世侵扰。可偏偏他游走辗转于名利场间的态度大方磊落,衣袂袖口的每寸布料都妥帖柔顺,那样自然而然,又毫不讲理地释放着致命的吸引力。

人性中的卑微和慕强基因敦促着我向他臣服并心甘情愿将一切献祭,可骨子里的恶劣和掌控欲却又将我的理智逻辑狠狠击垮。只想让他在我面前丢了从容不迫,扔了云淡风轻。看污泥玷雪,雄鹰折翼。我要他最初的惊慌失措,睁大眼睛试图弄明白事情走向,要他继而的强掩恐惧,语速加快企图安抚拖延已经坠入深渊的我,要他的倔强隐忍,明明精神肉体都在崩溃边缘,依然闷不吭声,偶尔泄露出发着抖的呜咽低吟,要他的自暴自弃,索性放任堕落,接受并努力适应我给予的所有痛楚或是愉悦。

是啊,你是那样的人。我愿意在众人面前把你捧上天,更愿意在我一人这里将你完全地打碎,摧毁,重建,轮回,直至人生尽头。

你是我至高无上的王,是我毒药尽染的蜜糖,也是我病入膏肓的疯狂。
你是我的。

简单来讲。就是一群小姑娘,成天活在幻想里,认为自己拥有幻肢,能够给自己的男性爱豆幸♂福快落。这类粉丝一般受到的追捧和攻击都比较多,总的来讲还是争议很大的粉种,多数情况下被正儿八经粉丝认为是“恶心”“变态”的。当然也不乏能够互相理解者,圈地自萌也能搞起一个冷/热圈,视爱豆情况而定。

补充一下,当然我认为这是一种错综复杂的心理。个人将她们分为一味抖s,抖s和抖m兼备两种。前者大多对爱豆的以下词句较敏感:“不要”“别”“求你了”“真的不行”等等yhsq意味浓厚的。后者则在此基础上还对爱豆清冷疏离,高高在上的某些不固定场景产生泥塑心理。如图便是由抖m心理引发的后者症状。

一旧手机的kray文坑,最近发糖甜的发齁,安排上了。

看一篇文看哭了,没有很煽情,自然而然的。

但是真的哭了。

那些未曾说出口的爱你,错过便是错过了,再不能回头。

刚刚一口气把凯歌版真相是真看了十遍


这就是爱情啊


谁说不是我跟谁急


磕了一下午。

现在突然特别难受。

其实我知道的呀,他们是那样不同的人。如果不是组合,或许这辈子都没办法有交集,更别说成为朋友。

其实我知道的呀,男生的友谊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排他性,太多东西都是我们戴着滤镜过度脑补。

其实我知道的呀,时间会带走一切,即使现在各自安好不再联系,也既不能证明用情过深所以伤害此生难以释怀,也不能证明曾经的爱意都是逢场作戏配合出演。只是那太久,太远,足以被时间冲刷得一干二净。

其实我知道的呀,每个人都要长大,变化。你们早已缺席了彼此的人生,再相遇也是面目全非。一个在拼命抹掉当初的自己的痕迹,一个不知不觉中就成了大人。

其实我知道的呀,不该真情实感。

只是。

原来没了我,你笑容也一样。

没有只对我双标的你,没有只让我搂的你,没有只躲在我身后的你。

你们过得真的快乐吗?和他一起你真的幸福吗?所谓的曾经到底几分是真几分是假?

无解。

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。

看得见你的笑我却更加无法入睡。

我一副淡然模样。